日本酒傳道士 - 專訪百瀬あゆち

由日本到美國,再到香港,百瀨小姐多次遠渡國外,就如傳道士一樣,推廣日本酒,現在落戶香港,於蘭桂坊開其日本酒吧「地酒處 吟」,亦在大學教日本酒課程,努力地將日本酒之美,宣揚開去。 異邦戀酒 日本合法飲酒年齡是 20 歲,多得外國留學的機會,百瀨小姐比一般日本人更早認識酒、更早愛上酒,「真正開始飲日本酒,是 19 歲那年在紐約讀書的日子,外國朋友認為你是日本人,就懂日本酒,其實不然,很多日本人都只喝啤酒。但多得這些外國朋友,給我籍口飲日本酒,更慢慢愛上了。」 紐約大都會,國際化得很,匯集不同的國家料理,雖跟東京距離越萬公里,但城內的日本菜餐廳,既有新派的,傳統的亦不缺,住在紐約的日子,如舌尖旅行一樣,慢慢修練其酒痴味感。愛酒,沒有酗酒,順利大學畢業後,加入時裝工業的百瀨小姐,趁回日本採購時,興趣使然,考上唎酒師牌。自此一發不可收拾,將興趣當工作,毅然放棄其時裝事業,投身完全陌生的餐飲業。   衝出紐約 「很幸運,加入了 T.I.C Group Restaurants,集團擁有不同種類的日本餐廳,老闆 Mr Bon Yagi 讓我參與很多,2003 年更開始擔當集團的日本酒部門,籍這身份,有機會返日本看酒廠,至現在,我都維持這習慣,拜訪過的酒廠超過

Read more

跟清酒做朋友 – 專訪 Louis Ho 何亮志

 於香港,愛喝清酒的,都聽過Louis Ho的名字。跟日本酒打交道14年,更是唯一一位香港人被日本酒造青年協議會選為酒武士,既做日本酒買賣,亦教授日本酒知識,但Louis最關注的卻很簡單,就是跟酒做朋友。 戒以貌取酒  Louis以人論酒,每一枝酒都有其個性,「很多人都鍾意睇標籤,其實標籤只是一件衫,例如上面寫的しぼりたて、山田錦等等,都只是一件褸、一個牌子,你一定要飲過,好似同朋友傾計後,才知道其個性,否則你只是鍾意件衫、個標籤,而非酒本身」。當頭棒喝,那對醉眼只是打量着純米大吟釀,精米步合度等等。「最忌是憑幾個字作分類,未飲已經下判斷,將自己的視野變窄,連同封鎖起來,這很可惜。」以貌取人,要不得,以字取酒,亦同樣道理。 「飲日本酒時,就似跟酒溝通互動,按時間、氛圍亦會有不同感覺,例如吟之釀,第一次飲,覺得太斯文,甚至覺得悶,但飲多幾次,慢慢理解,又對其改觀,更覺得佢幾好」,當世界在加速前進時,停一停的感覺多奢侈,我們都染上惡習,一旦接觸,忙着拋書包,忙着扮專家,裝模作樣,其實連最基本的都不認識。 Louis喜歡日本酒那悠長的歷史,每一個酒藏都有其傳統,再配合酒米、地水、溫度、時間,靠這些,一點一點的去組合成其味道,值得花時間來溝通。   迷上日本酒學 問Louis如何跟日本酒定情,可惜留學時期的他,只是視日本酒為「配日本料理的酒」、「在日本飲的酒」,跟留日的香港朋友聚會的道具之一,直至開始經營日本料理店,才對日本酒著迷。「02年接手Hokahoka時,有九成是日本客,跟他們飲燒酎、日本酒,1年之後,想試做更多,開始親身去日本入貨,做日本酒的批發買賣,又去日本考唎酒師牌,亦取得酒學講師資格,現在可以頒發證書給學員,最近就設計了一個名為清酒學士的課程,以享樂的角度談日本酒歷史、釀造、種類及飲用文化,而且4小時課,當中2小時是品酒的。」雖說學習,卻似體驗多一點,慢慢去為日本酒著迷。 「愛日本酒的話,更應該去接觸酒藏,過去六年,我都會去日本看酒米田,留在酒藏一星期,參與造酒的過程中,以前在書本學過的知識,用自己親手去體驗,而且由藏人身上,可以學習的非常多。」讀萬卷書不如萬里路,由香港往日本的路途一點都不遙遠,下次日遊,花點時間給日本酒,跟這位朋友好好溝通,探望其故鄉,了解多一點。 Louis Ho何亮志 日本清酒文化交流會會長日 本酒服務研究會酒匠研究連合會 日本酒學講師日本酒造青年協議會酒武士 IWC(國際葡萄酒挑戰賽)日本酒部評審  Writer : 出酒女漢子 Photographer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