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創和風 Cocktail – TSURU

香港 cocktail scene 近年變得越來越有趣,如當中一間 2016 年新開的 TSURU Japanese Tapas Bar,非常有趣的日本材料cocktail,配日式佐酒食,連負責人 Mr Hirakawa 亦大膽稱為「全球唯一的新 concept bar」。 Mr Hirakawa 於酒吧界已經 26 年目,縱橫日本、上海、泰國、廣州、香港酒吧酒店,這次窮一生所學,選的酒類

Read more

烈女唎酒師 專訪張凱莹 Leslie Cheung – Bero Bero Sake Bar

愛「べろべろ Bero Bero」,老闆 Leslie 是當中的主因。距離第一次的認識,數年間她開拓了新事業,一家她夢想中的日本酒酒吧。說話粗豪,喜怒形於色,感覺像是去她家作客,多於受她服務,加上她人如店名,可以跟客人飲酒,飲至自己亦べろべろ,醉得打爛酒杯,還要同事送她上的士回家,香港鮮見如此沒架子地喝酒的老闆,那一刻,我就喜歡上這裡、喜歡上 Leslie。 烈女之練成 烈女跟日本酒,好像不搭配,兩者甚麼時候相交了?「之前香港日本餐未流行,只知日本酒有久保田、上善如水,沒有特別的感覺,就算 2003 年搬到日本住,聽講燒酎卡路里低、醉後都無頭痛,反而開始跟着日本人飲燒酎」,跟日本酒的緣份還未開始,「記得喺老公日本屋企,同佢哋一家人過新年,大家圍住電視,邊睇紅白邊飲酒,飲醉就瞓,瞓醒又繼續飲。日本酒就似一種大時大節會飲的酒。」雖未養成喝日本酒的習慣,卻建立了醉酒豪情。 2006 年,日本餐飲文化於香港開始成形,大家對料理追求越高,連帶日本酒亦終被關注。「掛住日本嘅嘢食,雖然風味有唔同,都忍唔住會去香港嘅日本餐廳,由於少燒酎的選擇,反而令我飲多咗日本酒;加上老公在日本食品公司工作,我亦有機會接觸不同品牌的日本酒,如奈良春鹿的秋季特別版,熟成的香味,好味到不得了。」終於終於踏上了日 本酒之道。 迷上癮,2012 年開拉麵店時,亦加入酒館的原素,小食似用作佐酒多於配搭拉麵用,雪櫃放着不同的酒樽,以做生意為名,更多籍口去研究日本酒,但那還未是 Leslie 的心願。   型住飲酒 「我好鍾意日本細細間嘅酒吧,休閒咁飲吓酒、少少佐酒食物,但我又唔需要即刻搞到,一切隨心睇緣份」,緣份來了,遇這心意舖位,一撻即著,Leslie開始張羅裝修設計、找貨源等,燃燒起的熱情,一發不可收抬,於緊迫的開店準備期間,更飛到日本學習日本酒的知識。

Read more

玩味日本酒Cocktail AMAZAKE

紅、黑色主調,其相撲手 icon 滿布主場,明明地位崇高的相撲手,卻被繪成醉貓,皆因店子亦希望大家如相撲手般,放下壓力,飲酒忘憂; 但邀請不了相撲手駐場跟大家玩樂,店就置一個 紙牌版,只要投中相撲手,就可以獲獎飲品,將日本酒變成玩樂,輕鬆多一點。       要如 icon 般醉,就要看酒餐牌,Mixologist 看中日本酒的百搭米味,帶點甜、味又不搶勢,用來配生果、蔬菜等等,可製作成玩味重的日本 酒cocktail,招牌作─ AMAZAKE,用自家 製的甘酒,帶甜帶酸,加進西柚檸檬汁,再添日本酒、燒酒、泡盛、梅酒,酒勁慢慢變重之 餘,客人更可一次試勻所有日本代表酒種;若是cocktail 老手,可考Mixologist,請他們即場創作日本味道的cocktail,試其功架。   AMAZAKE $130

Read more

女武士的酒吧 地酒処吟

穿過蘭桂坊的醉酒人堆,走上一座商業大廈,位處 4樓的地酒処吟,另有一番光景。 自 2011 年開業以來,酒吧沒有喧鬧的客人,只有日本酒愛好者,大家都信任老闆娘百瀨小姐,她擁有 Sake Service Institute (SSI) 唎酒師牌、日本酒學講師牌,加上被日本酒造青年協議會選為酒武士,跟百瀨小姐談日本酒是最快樂、最享受的時間。   為給香港人、來港的遊客更多機會接觸日本酒,感受日本酒的樂趣,店子每日約有 100 款日本酒,大部份都可以杯裝地柯打,更每年辦約 9 次試飲活動,雖說是小酒吧,卻更似日本酒學校。初心者,可以選 tasting set,同一個酒廠的 3 種等級清酒,探索自己喜歡的口味;跨過入門級,又可以一試日本酒的熏、爽、醇、熟酒;日本酒老饕的話,就可試其季節日本酒,又或是百瀨小姐自己由日本入口的日本酒,不少是坊間鮮見的酒品,那天就飲到了為東大地震打氣、岩手縣開創的麹菌「黎明平泉」釀成的日本酒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