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女唎酒師 專訪張凱莹 Leslie Cheung – Bero Bero Sake Bar

愛「べろべろ Bero Bero」,老闆 Leslie 是當中的主因。距離第一次的認識,數年間她開拓了新事業,一家她夢想中的日本酒酒吧。說話粗豪,喜怒形於色,感覺像是去她家作客,多於受她服務,加上她人如店名,可以跟客人飲酒,飲至自己亦べろべろ,醉得打爛酒杯,還要同事送她上的士回家,香港鮮見如此沒架子地喝酒的老闆,那一刻,我就喜歡上這裡、喜歡上 Leslie。 烈女之練成 烈女跟日本酒,好像不搭配,兩者甚麼時候相交了?「之前香港日本餐未流行,只知日本酒有久保田、上善如水,沒有特別的感覺,就算 2003 年搬到日本住,聽講燒酎卡路里低、醉後都無頭痛,反而開始跟着日本人飲燒酎」,跟日本酒的緣份還未開始,「記得喺老公日本屋企,同佢哋一家人過新年,大家圍住電視,邊睇紅白邊飲酒,飲醉就瞓,瞓醒又繼續飲。日本酒就似一種大時大節會飲的酒。」雖未養成喝日本酒的習慣,卻建立了醉酒豪情。 2006 年,日本餐飲文化於香港開始成形,大家對料理追求越高,連帶日本酒亦終被關注。「掛住日本嘅嘢食,雖然風味有唔同,都忍唔住會去香港嘅日本餐廳,由於少燒酎的選擇,反而令我飲多咗日本酒;加上老公在日本食品公司工作,我亦有機會接觸不同品牌的日本酒,如奈良春鹿的秋季特別版,熟成的香味,好味到不得了。」終於終於踏上了日 本酒之道。 迷上癮,2012 年開拉麵店時,亦加入酒館的原素,小食似用作佐酒多於配搭拉麵用,雪櫃放着不同的酒樽,以做生意為名,更多籍口去研究日本酒,但那還未是 Leslie 的心願。   型住飲酒 「我好鍾意日本細細間嘅酒吧,休閒咁飲吓酒、少少佐酒食物,但我又唔需要即刻搞到,一切隨心睇緣份」,緣份來了,遇這心意舖位,一撻即著,Leslie開始張羅裝修設計、找貨源等,燃燒起的熱情,一發不可收抬,於緊迫的開店準備期間,更飛到日本學習日本酒的知識。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