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女唎酒師 專訪張凱莹 Leslie Cheung – Bero Bero Sake Bar

愛「べろべろ Bero Bero」,老闆 Leslie 是當中的主因。距離第一次的認識,數年間她開拓了新事業,一家她夢想中的日本酒酒吧。說話粗豪,喜怒形於色,感覺像是去她家作客,多於受她服務,加上她人如店名,可以跟客人飲酒,飲至自己亦べろべろ,醉得打爛酒杯,還要同事送她上的士回家,香港鮮見如此沒架子地喝酒的老闆,那一刻,我就喜歡上這裡、喜歡上 Leslie

烈女之練成

烈女跟日本酒,好像不搭配,兩者甚麼時候相交了?「之前香港日本餐未流行,只知日本酒有久保田、上善如水,沒有特別的感覺,就算 2003 年搬到日本住,聽講燒酎卡路里低、醉後都無頭痛,反而開始跟着日本人飲燒酎」,跟日本酒的緣份還未開始,「記得老公日本屋企,同佢哋一家人過新年,大家圍住電視,邊睇紅白邊飲酒,飲醉就醒又繼續飲。日本酒就似一種大時大節會飲的酒。」雖未養成喝日本酒的習慣,卻建立了醉酒豪情。

2006 年,日本餐飲文化於香港開始成形,大家對料理追求越高,連帶日本酒亦終被關注。「掛住日本嘅食,雖然風味有唔同,都忍唔住會去香港嘅日本餐廳,由於少燒酎的選擇,反而令我飲多日本酒;加上老公在日本食品公司工作,我亦有機會接觸不同品牌的日本酒,如奈良春鹿的秋季特別版,熟成的香味,好味到不得了。」終於終於踏上了日
本酒之道。
迷上癮,2012 年開拉麵店時,亦加入酒館的原素,小食似用作佐酒多於配搭拉麵用,雪櫃放着不同的酒樽,以做生意為名,更多籍口去研究日本酒,但那還未是 Leslie 的心願。
 

型住飲酒

「我好鍾意日本細細間嘅酒吧,休閒咁飲吓酒、少少佐酒食物,但我又唔需要即刻搞到,一切隨心睇緣份」,緣份來了,遇這心意舖位,一撻即著,Leslie開始張羅裝修設計、找貨源等,燃燒起的熱情,一發不可收抬,於緊迫的開店準備期間,更飛到日本學習日本酒的知識。
「其實我為興趣多一點,準備開店時無意中看到這個包酒店的兩日一夜唎酒師課程,沒想太多,就立即報名飛去東京了,因為我份人唔等得,就去做。」急性子的Leslie,全心全意去讀,學習了日本各區產地的氣候、酒藏等等基本知識,再自己打電話去酒藏相約見學,雖然忙碌,但跟心願又走近了一大步。
4種試飲set $158
可以一次過試足四款日本酒,由淡至濃,由甜至酸。

「而家香港人、住港日本人都會來Bero Bero,有種被大家肯定的感覺,同時我個人鍾意靚嘅酒樽,我想大家覺得日本酒都可以有型,你睇呢枝 Four Fox Sake,個樽身有日本劍、狐狸嘅設計,但又可以着燈,好似俾你係club度飲酒咁,唔會好似以前咁老餅嘅感覺。」
沒有被日本酒的傳統規範,就按自己的個性,大家願者上釣,找 Leslie 喝一杯,或許對日本酒有意外的發現。
 

隱家清酒吧

第一次去 Bero Bero,就在卑利街行了一圈,但遍尋不獲,唯有打電話問路,再勞煩老闆出來接我們,原來 Bero Bero 藏身於法國餐廳 Fridge 內,過了關才找到,童叟無欺的隠れ家。
趟門打開,走入和洋風的格居,落地式的玻璃酒庫,可以清楚看到店子有甚麼酒藏,大部份都是擁有唎酒師牌的老闆娘 Leslie 親自入貨,有近百款日本酒選擇,她更細心地選軟水作樽裝水,為求不讓丁點礦物質影響日本酒的味道。店子特別擅長應對選擇困難症的客人或日本酒初心者,其比拼套餐,一次過可以試到四款時日推介日本酒,慢慢試過不同風格的,再選自己喜歡的日本酒味。
料理餐廳方面,就有十多款佐酒小吃,有 Leslie 親手做,亦有由日本訂貨返來,但個人推介在日本垂手可得的關東煮,香港沒有幾多家料理店做這平民美食,Leslie 落足心機煮,熱騰騰的香味,配一壺熱燗就最好不過。
若然想玩味,亦可以柯打 Fridge 的西餐,不設附加價,可以點生蠔、燒春雞等等,再試配日本酒,法日 crossover趣味。

 

關東煮 $166   黑牛純米吟釀 $480
一碟六件的關東煮,濃淡剛好,配黑牛熱燗最佳,這純米吟釀取用雄町米,甜酸度剛好。

 

 

廣戶川純米吟釀 $620
一打開即香氣四溢,無過濾生原酒,味道意外地不辛辣,甜度輕輕的。 
時日推介佐酒小食拼盤 $106
一碟已有小葫蘆漬物、鰹魚酒盜忌廉芝士、明太子薯仔沙律、
山葵八爪魚,方便配搭不同口味的日本酒,如做實驗一樣。
張凱莹
Leslie Cheung
べろべろ Bero Bero Sake Bar 老闆
SSI 唎酒師
Bero Bero Sake Bar
中環卑利街48號地下
2169 3708
星期一至六 6pm-2am


Writer : 出酒女漢子
Photographer : Lam

Please Login to Comment.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