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外天 侍酒師・中廚・日本酒

位在尖東 Hotel ICON 頂層的天外天,環境夠 hip,更有一間連着酒窖的 private room,餐檯上掛着無數的餐酒杯,此時侍酒師 Ace 拿着酒樽出來,分別是富山的「幻の瀧」、栃木縣的「澤姫」。 「夏天令人想起日本酒」,Ace 每到夏天就跟廚師一起設計日本酒宴,「中菜變化多,相信可以為日本酒帶來更多驚喜」,得酒商推介酒銘,再取得清單,即跟 Paul 師傅一起設計菜單,「都諗左大約一星期,之後要慢慢 fine tune」。的確每一道菜式,擺盤美得如日本菜般,「要配合主題,賣相要有立體感」,餐單內大部分都是 Paul 師傅新創的菜式,只限一晚。 7 月 26 日晚上,「幻の瀧」、「澤姫」兩位藏主來臨,帶來一共 8

Read more

200 日本酒陣 – 五勺

很羨慕東京人有 kurand sake market,100 枝日本酒任斟任飲,高樓價的香港難以實行,但論日本酒陣,位於諾士佛台的「五勺」,有過之而無不及,十多個雪櫃,排成 200 日本酒陣。 200 款日本酒,難得不少香港鮮有的酒品,因為九成酒不經本地批發,自行入口,集齊日本 45 縣出品,按地區由南至北排序,再附設 label 介紹酒身的屬性,如果味、辛口等等;若懶得到雪櫃揀酒,亦可以用其網頁,按地區之餘,更可以由酒造米、食物配搭、精米步合、飲用溫度、價格入手搜尋,還有專業的「山廃」「生酛」,抽象的「心情」,如分手就飲京ひな純米大吟醸一刀両断,將日本酒更貼近生活;網頁另一功能,更可以 log in 紀錄自己飲過的日本酒,及留言分享 tasting note,低頭族亦可享受日本酒之樂。 如何令 200

Read more

獨創和風 Cocktail – TSURU

香港 cocktail scene 近年變得越來越有趣,如當中一間 2016 年新開的 TSURU Japanese Tapas Bar,非常有趣的日本材料cocktail,配日式佐酒食,連負責人 Mr Hirakawa 亦大膽稱為「全球唯一的新 concept bar」。 Mr Hirakawa 於酒吧界已經 26 年目,縱橫日本、上海、泰國、廣州、香港酒吧酒店,這次窮一生所學,選的酒類

Read more

名廚日菜 tapas bar Okra

 Okra 名氣大,由名廚老闆 Max Levy 主理,祖籍美國新奧爾良,於日本學廚,在紐約壽司名店 Sushi Yasuda 成為首位非日籍壽司師傅,後於北京開日菜,更連續三年獲Time Out Beijing 選為年度最佳主廚,而現在整個心思都花在香港的Okra。 名廚老闆Max Levy 「hometown 新奧爾良的菜式會較油膩、帶辣味,跟葡萄酒完全不搭配,而跟日本酒卻是意外的合襯,由此我對日本酒非常著迷,發現日本酒是可能性竟然如此多。」    店分兩層,二樓是預約制的 Omakase,地面一層有如西班牙 tapas bar,看着其酒牌已令人充滿期待,沒有人見人愛的純米大吟釀,反而是個性強的純米酒為主,更有少見的古酒!Max

Read more

烈女唎酒師 專訪張凱莹 Leslie Cheung – Bero Bero Sake Bar

愛「べろべろ Bero Bero」,老闆 Leslie 是當中的主因。距離第一次的認識,數年間她開拓了新事業,一家她夢想中的日本酒酒吧。說話粗豪,喜怒形於色,感覺像是去她家作客,多於受她服務,加上她人如店名,可以跟客人飲酒,飲至自己亦べろべろ,醉得打爛酒杯,還要同事送她上的士回家,香港鮮見如此沒架子地喝酒的老闆,那一刻,我就喜歡上這裡、喜歡上 Leslie。 烈女之練成 烈女跟日本酒,好像不搭配,兩者甚麼時候相交了?「之前香港日本餐未流行,只知日本酒有久保田、上善如水,沒有特別的感覺,就算 2003 年搬到日本住,聽講燒酎卡路里低、醉後都無頭痛,反而開始跟着日本人飲燒酎」,跟日本酒的緣份還未開始,「記得喺老公日本屋企,同佢哋一家人過新年,大家圍住電視,邊睇紅白邊飲酒,飲醉就瞓,瞓醒又繼續飲。日本酒就似一種大時大節會飲的酒。」雖未養成喝日本酒的習慣,卻建立了醉酒豪情。 2006 年,日本餐飲文化於香港開始成形,大家對料理追求越高,連帶日本酒亦終被關注。「掛住日本嘅嘢食,雖然風味有唔同,都忍唔住會去香港嘅日本餐廳,由於少燒酎的選擇,反而令我飲多咗日本酒;加上老公在日本食品公司工作,我亦有機會接觸不同品牌的日本酒,如奈良春鹿的秋季特別版,熟成的香味,好味到不得了。」終於終於踏上了日 本酒之道。 迷上癮,2012 年開拉麵店時,亦加入酒館的原素,小食似用作佐酒多於配搭拉麵用,雪櫃放着不同的酒樽,以做生意為名,更多籍口去研究日本酒,但那還未是 Leslie 的心願。   型住飲酒 「我好鍾意日本細細間嘅酒吧,休閒咁飲吓酒、少少佐酒食物,但我又唔需要即刻搞到,一切隨心睇緣份」,緣份來了,遇這心意舖位,一撻即著,Leslie開始張羅裝修設計、找貨源等,燃燒起的熱情,一發不可收抬,於緊迫的開店準備期間,更飛到日本學習日本酒的知識。

Read more

玩味日本酒Cocktail AMAZAKE

紅、黑色主調,其相撲手 icon 滿布主場,明明地位崇高的相撲手,卻被繪成醉貓,皆因店子亦希望大家如相撲手般,放下壓力,飲酒忘憂; 但邀請不了相撲手駐場跟大家玩樂,店就置一個 紙牌版,只要投中相撲手,就可以獲獎飲品,將日本酒變成玩樂,輕鬆多一點。       要如 icon 般醉,就要看酒餐牌,Mixologist 看中日本酒的百搭米味,帶點甜、味又不搶勢,用來配生果、蔬菜等等,可製作成玩味重的日本 酒cocktail,招牌作─ AMAZAKE,用自家 製的甘酒,帶甜帶酸,加進西柚檸檬汁,再添日本酒、燒酒、泡盛、梅酒,酒勁慢慢變重之 餘,客人更可一次試勻所有日本代表酒種;若是cocktail 老手,可考Mixologist,請他們即場創作日本味道的cocktail,試其功架。   AMAZAKE $130

Read more

女武士的酒吧 地酒処吟

穿過蘭桂坊的醉酒人堆,走上一座商業大廈,位處 4樓的地酒処吟,另有一番光景。 自 2011 年開業以來,酒吧沒有喧鬧的客人,只有日本酒愛好者,大家都信任老闆娘百瀨小姐,她擁有 Sake Service Institute (SSI) 唎酒師牌、日本酒學講師牌,加上被日本酒造青年協議會選為酒武士,跟百瀨小姐談日本酒是最快樂、最享受的時間。   為給香港人、來港的遊客更多機會接觸日本酒,感受日本酒的樂趣,店子每日約有 100 款日本酒,大部份都可以杯裝地柯打,更每年辦約 9 次試飲活動,雖說是小酒吧,卻更似日本酒學校。初心者,可以選 tasting set,同一個酒廠的 3 種等級清酒,探索自己喜歡的口味;跨過入門級,又可以一試日本酒的熏、爽、醇、熟酒;日本酒老饕的話,就可試其季節日本酒,又或是百瀨小姐自己由日本入口的日本酒,不少是坊間鮮見的酒品,那天就飲到了為東大地震打氣、岩手縣開創的麹菌「黎明平泉」釀成的日本酒

Read more

AKARI 平飲高級日本酒

近年日本酒風頭躉,定必是十四代,連中田英壽亦跟品牌合作,惜價錢貴、難入手,但一家半在西營盤的日本料理店─Akari,卻搜羅了 6 款十四代,更厲害是其親民價,150ml 的本丸只是 $175,最貴的播州山田錦大吟釀亦只是 $300,令人心動。   店面不大,卻有 50 多款日本酒,十四代以外,更有其他名酒,如瀨祭的遠心分離磨き二割三分、梵的超吟、黑龍的龍、釀し人九平次的純米大吟釀等等,真正的酒痴寶藏。若只是好奇心、慕名試飲,最佳是參加其 sake blind tasting dinner,八道菜配八枝名酒,每款有 70ml,剛剛好的 tasting size,試過了,就知名酒是否名副其實。     店全是開放式廚房,一面是刺身壽司部,另一面是串燒部,材料就是每日由日本直接抵港的海鮮,既有季節性,又具不同風味。清淡點的可以選白身魚刺身,開一開胃,飲點清香的日本酒如瀨祭純米大吟釀;中段可增加多點味道,如清酒煮蜆,配甜度輕的十四代本丸;漸進至濃味的味噌燒蟹腳,就可選辛口的八十八號黑龍。料理味道、日本酒味道均充滿變化,不單靠名牌噱頭般簡單。

Read more

玩具屋 昭和日本酒之味

「玩具屋」店子位在地庫,地面店門一層卻放滿玩具擺設,令不少途人誤以為賣玩具的。其實玩具屋是一家充滿昭和氣氛的爐端燒店,老闆走勻日本香港,街頭至拍賣網,才買滿整間店的幪面超人、黃金戰士、IQ博士、叮噹、聖鬥士、懷舊超合金等等,花約十幾萬,不惜工本。 雖然裝修賣噱頭,但亦沒降低食物質素,海鮮每日由東京、北海道返貨,部份蔬菜亦取日貨,開店前將這些美麗的食材排滿於客人面前,不時更見到坊間罕見的鬼苙子。客人看過新鮮再 order,而店子另一重點是備有多款日本酒,邊聞着燒烤香味,邊喝着日本酒等食。 店子主打的燒海鮮,所以 full body 的室町時代純米大吟釀不少得;而油脂滿瀉的燒鹿兒島和牛肉眼,當然要配去油最強的極辛溪流;就算師傅刁鑽地用綠茶忌廉芝士配燒南瓜,店子亦備有富翁純米大吟釀,米甜味重,可跟南瓜的甜味並駕齊驅。 作為飲酒作樂的地方,陳設、食物具質素之餘,還有現場氣氛,師傅以木槳將食物遞到人客眼前,充滿現場感覺,不自覺就多喝了! 享受過油花豐富的鹿兒島和牛,就要用極辛的日本酒去沖淡一下那份膩感, 溪流極辛就有足夠的力量。鹿兒島產 A4 和牛 $290 配 溪流極辛 $65/杯、$340/樽 既有不同的魚類,亦有不同的醬料、做法,吞拿魚腩就燒至半生熟, 鰊魚就切條配和風汁,帶子、三文魚及油甘魚就吃原味。 配的酒是萬能的 KISS OF FIRE,用上三年低溫熟成, 味道清香,不會太甜搶味。刺身五盛 $290 配 KISS OF FIRE 純米大吟釀 $850

Read more

日本菜名門─稻菊 日全食 sake pairing

香港日本菜名門─稻菊,自 2002 年於尖東帝苑酒店開店以來,一直是精緻日菜的典範,2007 年再於中環 IFC 開分店,無敵海景加啡金色的裝修,格調再升級,吸引更多捧場客。雖以天婦羅起家,但落戶香港的稻菊,卻是日本料理的全能選手,由天婦羅、刺身壽司、鐵板燒至一品料理,都可以在這裡吃到,駐場有兩位唎酒師,跟餐牌上的五十多款日本酒,是玩 sake pairing 的好地方。 當日試了赤睦刺身,以肉甜的魚身,炙過的魚皮滲出魚油,再有多種藥味如酸汁、紫蘇、辣蘿蔔蓉作調味,一道刺身已經味道紛陳,真的考起駐場唎酒師。但唎酒師 Victor 不慌不忙,拿出稻菊的 house cold sake─稻菊純米大吟釀,這枝是跟佐賀縣的竹野酒造聯合製作,薰酒不會跟柑橘味的酸汁起衝突,而且聞落具蜜瓜、白桃的香氣,幼滑口感和着魚油,後勁帶少少的辛口,不會一口甜味影響下一道菜的味道;而酒體重的辯天,就有足夠力量跟富芝麻酒香的天婦羅作伴,當然天婦羅海鮮、天婦羅蔬菜味道不同,還可以配上不同的日本酒,這種 sake pairing 遊戲,玩極未厭。 一般蔬菜都難以找酒配襯,加上用芝麻油炸成天婦羅,難上加難,唯獨這酒體重的日本酒,濃重的米香,更有助提昇蔬菜味道。 海膽 HK$150、本地蝦 HK$100/隻、日本白飯魚 HK$230、蕗之薹 HK$40、露筍 HK$50

Read more

中國黃牛配日本酒 牛三館

香港曾經出現一股新派中菜潮,黑漆漆的環境中,吃的是fusion式中菜,喝的是紅酒,數年後,一班愛酒愛食之士,將這潮流再生,更以日本酒去配搭中菜。家族四代經營牛肉零售的Franky,跟興隆食品兼日本酒唎酒師Eric、香港品酒師冠軍Creash拍擋開店,每個人拿出自己的拿手好戲,Franky出來自中國陝西牛、Eric出14款清酒,然後交由Creash配搭。 無經雪藏的鮮黃牛肉,不似和牛的吃油花,亦不似美國牛吃濃重,是著重甜香鮮味,最能表現黃牛肉優點的,是參考意大利菜做法的生牛肉,選最嫩的牛柳芯,加少少調味,用優雅的澤姬吟釀酒配搭最佳;而位於牛背、牛胸之間的胸板肉製成炸餃子,就以鍋島較乾身的純米酒平衡當中的油膩感;平常吃慣的清湯牛腩,廚師想到以真空包慢煮8小時,軟腍又具豐富的脂肪,用櫻正宗專為神戶牛肉料理設計的Bonds Well with Beef最佳。 而一般日本酒都難以配搭辣菜,他們藝高人膽大,用山間特別純米10號,其厚身、味道濃的特點,用來配如水煮牛般的辣辣牛,兩者威力十足,充滿驚喜的組合。漸迷上黃牛日本酒組合後,絕對要挑戰其tasting menu,8款罕見的牛肉作火鍋用,然後會配甚麼日本酒呢,值得期待。 香炸牛餃子 HK$100、配 鍋島harvest moon HK$360 用愛山酒米釀造的harvest moon,濃香帶乾身,跟油炸食物最配。   清湯牛腩 HK$120、配 櫻正宗純米吟釀 HK$580 坑腩油脂豐富,入口即化的食感,需用上1.8酸度的Bonds

Read more

平治名車伴飲酒 Mercedes me

風馬牛不相及的原素,來自德國的汽車品牌─平治,料理風格是南美風,侍酒師是法國人,主廚是西班牙人,竟然有一個專屬 counter 給日本酒! 平治汽車開主題餐廳 Mercedes me,既有名車展覽,亦擺放了平治模型車等等,加上工業風的原木、皮革、水泥,具氣派,但平易近人。但嗜酒的,還是被其吧檯位置吸引,而且吧檯的盡頭,是侍酒師跟客人交流日本酒的上佳地方,提供料理配搭建議,亦可以試用不同酒杯的效果,非常具趣味。     南美風的料理為基調,但處處隱含日菜的鮮魚料理筆觸,因此餐廳的 drink menu 亦預備了整整一版的日本酒選擇,有價錢平易近人的 house sake,亦有 300ml 版的李白濁酒,當然 720ml 的款式亦有不少,由日本酒初心者至老酒徒,亦體貼照顧到。沒有唎酒師,但絕不可少看侍酒師 Julien,他對日本酒的看法獨到,「日本酒是很適合伴餐吃,不同於紅白酒的葡萄,日本酒以由於以米作原料,味道結構基本上跟任何食品都可配搭,只要選取合適的甜酸度,就可以」。 當日首次體會以日本酒配甜品,包含薑味、白朱古力、熱情果的味道,配搭的是充滿花香的䴇,以餐酒杯喝,花香尤其突出,若以一般西餐甜酒配襯就蓋過這道味道結構精細的甜品,而中度甜度的勝山「䴇」即剛好勝任。

Read more